“全国高校黄大年式教师团队”的故事

发布日期:2019-09-30

 

谢胜利教授团队获2016年度高等学校科学研究优秀成果奖(科学技术)一等奖

时任广东省委书记的胡春华调研和体验团队的作品——胎心电检测仪

2018年,教育部公布了2017年首批“全国高校黄大年式教师团队”认定名单。广东工业大学自动化学院谢胜利教授领衔的控制科学与工程教师团队成功入选。该团队以国家杰出青年基金获得者、国家自然科学奖二等奖第一完成人谢胜利教授为负责人,团队大部分成员具备国(境)外高校(研究所)的任职经历。在谢胜利教授的带领下,团队在物联网、模式识别、数字家庭、智能信息处理等领域展开深入研究,产生了一系列重大理论与应用研究成果。

天道酬勤 薪火相传

“过去我们是跟踪国际先进,现在我们在很多领域已经位居国际先进,我们未来的目标是长期引领这个学科的发展。”

这是控制科学与工程教师团队的自信,因为这是一支勤奋拼博,屡屡攻坚克难的优秀科研生力军。

团队拥有多名硕士生导师、博士生导师。硕士、博士进校就读后,就根据他们的兴趣和特长,分到了团队各个项目组,由几名导师一起培养。这些博士,基本没有3年按时毕业的,一般是4年,或者更久一点,因为“团队的要求远超过学校统一的毕业要求……”但是,经过历练的学生们一旦毕业,在就业和科研上,就有了很强的竞争力,“选择多很多”。

39岁的余荣教授介绍说,团队的发展很早就确定基本目标——在本领域达到国家级学术团队水平。在做科研项目的过程中,其中的理论水平和技术指标或许已经足够发表很好的论文、申请发明专利,但是如果未能达到国内领先和国际先进的层次,团队会进一步钻研和挖掘,力求达到更高的水平。“慢慢地,我们也就养成了高标准要求的习惯和严谨的科研精神。”

正是这样的高标准严要求,团队取得了丰硕的成果:提出“信号方差比”概念,成功解决盲信号领域中的“Stone猜想”;首先发现并证明“矩阵论定理”,提出和发展“类别数目”估计理论和算法;团队从数学的角度证明的“自然梯度”,为盲信号分离的自适应方法建立了严格的理论基础,并发展了一种新的有效的盲分离算法,一系列开创性的研究成果《盲信号的分离和辨识理论及其应用》,荣获国家自然科学奖二等奖。

团队工作得到瑞典皇家科学院院士、查尔姆斯理工大学教授Mats Viberg等信息学科国际同行的广泛认可。团队发现的“矩阵论公式“即便在数学领域也被国际权威数学家证实为全新且重要成果,被吸收进矩阵工具书《The matrix cookbook》。

借助团队提出的“方差比定理”理论,美国土木工程学会前主席、美国莱斯大学Satish Nagarajaiah教授建立了“缆索拉力实时检测方法和装置”并成功应用于缆索建筑结构中的“缆索拉力时变检测”,该方法获2017年Raymond C. Reese 奖。

此外,基于“盲分离”技术研发胎心电检测仪能解除腹壁心电信号的干扰,为临床诊断提供更精确的数据;《基于RFID的列车临时限速装置通用技术规范(第一部分 装置与接口,第二部分 通信协议)》成为广东省地方标准,填补了国内该领域的空白,分别在广州铁路集团公司、济南铁路局等多家铁路局推广应用,产生直接经济效益1亿多元。

“他们是一支年龄结构非常合理,有梯度的科研生力军,我们的学科,就是靠这样的一代代有作为的自动化人,不懈努力,一步步登上新的高度”,自动化学院党委书记罗小燕回忆起团队和学科的成长点滴,语气里难掩激动。以团队为主要力量的控制科学与工程及物联网专业,近年来亦取得了长足的发展。自动化专业从全国排名第42名上升到第18名,物联网专业从全国排名34名上升到第8名,而自动化学院的控制科学与工程学科在国家第四轮全国学科评估中是唯一进入国家A类学科的地方院校,也是广东省内所有高校信息领域进入国家A类的唯一学科。

心有大爱 一马当先

团队带头人谢胜利是我国恢复高考后首批大学生,此前的他曾是工厂学徒。作为一名老党员,他的入党之路并不顺利:1975年第一次递交入党申请书,1986年正式入党,他前后递交了4次入党申请书。支部书记徐洁清楚地记得有一次要填写入党日期,谢胜利脱口而出,仿佛这一天已经刻入了他的骨子里。

“我们这代人对党、对国家的感情,可能你们年轻一代并不能完全理解”,谢胜利说。2017年,谢胜利在全校思想政治工作会议上作主题发言时感慨道:“为什么我们的国歌是《义勇军进行曲》?那是告诉我们,永远不要忘记民族的苦难!永远不要!”话音未落,头发花白的教授声音已经哽咽,现场的学生用连续三次热烈的掌声回应这位至情的教授。

谢胜利说:“入党对我来说,是一种不倦的追求,无限的光荣,既然我是党员,我就得比别人更努力、更拼。”他自己是这么做的,也是这么要求团队成员的。周郭许教授博士毕业时,由于年龄较大,他打算选择一所薪资待遇较好的学校去教书。得知他的情况后,谢胜利找到了他,也跟他谈起了国歌:“《义勇军进行曲》告诉我们,不要忘记国家的苦难。你不仅仅是当中学老师的材料,当你们还可以为国家建设作出更大贡献时,能挑100斤,不能只挑60斤!”周郭许听从老师的建议,克服重重困难继续在研究领域默默耕耘,2017年,他凭借过硬的研究成果被评为“珠江学者”。对此,团队成员张浩川深有感触:“是党员,是光荣,也是动力,团队里其他人都看着你,遇到难题你上不上?遇到麻烦你躲不躲?”

为了增强团队凝聚力,发挥党员先锋模范作用,团队将党支部建立在团队上,成立了智能信息处理团队党支部。“我们这么做,就是要让党的建设起保障作用。一是起指明发展方向的作用,二是在学院决策的落实中起把关作用,三是在团队矛盾中起协调作用”,支部书记徐洁说。党支部建立后,积极与学生党支部共建,将团队教师所指导的研究生党员都纳入到支部共建的对象里来。支部结合团队的科研实际,积极开展党的学习教育活动。

2016年,团队所在党支部——自动化学院智能信息团队党支部被广东省委教育工委确定为广东省高校学习型、服务型、创新型党支部。

攻坚克难 众志成城

2011年到校工作的何昭水教授说:“谢老师一直是我从事科研的引路人和指导者,在过去十多年的历程中他为我提供了许多新的人生际遇,改变了我的人生轨迹”。2005年前后,信息专业是大热门,薪资起点高,博士即将毕业的何昭水犹豫了。导师谢胜利一直在给他分析:基于他良好的数学基础,如果能够加把劲继续在科研领域耕耘,就有望最终解决“Stone猜想问题”和“Sejnowski自适应欠定盲分离理论的数学证明问题”,这是对信息学科发展的实质性贡献,否则,当前的进展都可能会半途而废。导师的悉心规划,让何昭水决心继续留在科研领域。此后,在谢胜利的引荐下,何昭水前往日本理化学研究所的脑科学高级实验室从事盲信号处理研究工作,为日后回国在该领域取得成绩打下坚实的基础。

何昭水33岁评上教授,还有几位成员都是在35岁之前评上教授职称:刘义34岁,余荣34岁,杨祖元31岁。

这支年轻有为的团队依靠的是什么?团队带头人谢胜利有自己的法宝。他喜欢看《动物世界》:“你看嘛,一只狼肯定拼不过一只老虎、一只狮子,但是一群狼一起,就一定拼得赢。”“利益聚,人心散;利益散,人心聚”。他广泛联系在国(境)外学习交流的优秀年轻人才,至今已引导8位优秀博士从海外回国加入团队。对于新引进的每位成员,团队的老师们都帮助其规划好发展道路。团队成员徐洁说:“在谢老师的指导下,每位教师都有其重点研究领域,能在团队中找准自己的位置,都能得到发展空间,最终形成强大合力。每个人在这个团队里特别有安全感,有归属感。”

2010年团队刚到校工作的时候,大部分成员都住在广州大学城外,最年长的谢胜利就成了“私家司机”,每天在约好的时间和地点接上成员们往来大学城,遇上出差的日子,接送的任务就移交给太太。他家的客厅也配备了投影仪,“太太主动搞好伙食”,大家在这里开会、讨论、聊天,腊猪手炖莲藕、虎皮尖椒、鱼糕这些美味的菜式成为经典的回忆,这间“太太的客厅”也成为团队思想火花的诞生地。何昭水说:“团队的氛围促使你不断向前,因为如果你停止了脚步,就会耽搁整个团队。”

正是在这样团结奋斗的氛围里,团队于2013年获得教育部创新团队“物联网智能信息处理与系统集成”。2014年获批教育部“物联网智能信息处理与系统集成国际合作联合实验室”。2015年,获批“中国制造2025”国家首批智能制造试点示范基地。2017年获批国家“111计划引智基地”。

谢胜利常对团队成员说:“人来到世上一定要留下自己的脚印,不需要多深、多明显,当我们年老回头看时,会觉得一辈子有价值,有意义。社会的发展和进步,也是靠每个人点点滴滴的积累而成,我们要成为人类历史文明发展的堆积者!”这位心有大爱的学者,身上始终有着一种坚持、进取的品质,正带领着他的团队朝着国家重点学科的高峰进发!

(原文刊载于《广东工业大学报》239期2版 文字:李胜彬 杜清  供图:李胜彬 周郭许)